此事古难缠

心比天高,手比脚笨。

 

被pia在雨里一次突然就想写了

如果只是聊诗词歌赋和人生哲学会不会挂科○| ̄|_。

其实这门课我没听多少,我也不太会写文章,所以随便写点吧只要别挂就可以了。

其实现在我挺想大哭一场的,睡得太少,刷分没成,感觉自己很没用,也懒得有用下去。我觉得排名其实是在排速度,速度越大阻力越大,能力超过阻力才能加速,每个人的能力都有一个不得不停下来的速度,能力有变化,每个阶段都有一个适合的速度。可是现在我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可是神仙是很少见的,跟鬼一样少见,鬼可是跟爱情一样少见的哟。

现在我有点反社会倾向,有人让我不爽或者看着不爽的时候,会条件反射地想怎么收拾,怎么叫别人闭嘴,怎么防御,怎么辩解。...

 

夭寿啦我连感想都不爱写啦

如果只是聊诗词歌赋和人生哲学会不会挂科○| ̄|_。

其实这门课我没听多少,我也不太会写文章,所以随便写点吧只要别挂就可以了。

其实现在我挺想大哭一场的,睡得太少,刷分没成,感觉自己很没用,也懒得有用下去。我觉得排名其实是在排速度,速度越大阻力越大,能力超过阻力才能加速,每个人的能力都有一个不得不停下来的速度,能力有变化,每个阶段都有一个适合的速度。可是现在我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可是神仙是很少见的,跟鬼一样少见,鬼可是跟爱情一样少见的哟。


人生。有一次在食堂听见旁边桌的情侣聊天聊到吵架,女孩说自己的导师是个中年危机的loser,能力不强还没耐心带学生,...

 

海上花

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月色太美太温柔,才会在刹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

最近挺焦虑的,找不到方向所以受不了不顺心的那种焦虑。缺少锻炼,虚弱到时刻徘徊在感冒边缘,坐二十分钟就浑身冰凉,计划健身却一拖两周。精神恍惚,摔倒脸着地,怀疑我一和对我有想法的男人聊天就会离奇受伤,答应别人约会就会莫名生病。索性继续宅着,逛淘宝,听歌,想起小东西就买,看上大件就找节日特价。两只MAC都没甚好用,SeeSheer简直是我仇人。涂上又黄又黑,气质模糊猥琐。CoverMark的粉粗糙得难以置信,怀疑有的牌子就是和我属性相克,比如EL的double wear,舍友擦上和我擦上简直是两种粉,两种价位的粉。说到...

 

一则社会实践总结,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在纸以外的地方看见宋体(所以痛恨别人发来要我填的word)。


这个假期的社会实践差不多只有写写写,加上极少量的统计,主题算是个人意义上的逃离北上广与逃回北上广。因为比较的对象是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除了个别数据是后期查得,多半还是谈个人感受。

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我在一四年夏末第一次来到济南。其时在外游玩,从武汉到济南的高铁下车,接触到干爽的空气的一瞬感觉终于回到了北方,啊,这就是未来四年生活的地方。站在洪楼教堂对面等红灯时,我说,济南是兰州能够成长成的那种城市。

后来发现不是的。兰州成长成兰州是因为它的土壤,济南成长成济南也有它的理由,不是砸多...

 

没想到配平这个式子的人会是陈晨,毕竟问题扯开了讲挺大也挺难的。你也知道我一贯的尿性,沉迷黑箱无法自拔,如果出现bug,我会把bug所在的那一层从我的球面几何思维里抽出来,拍平了,然后去找人商量。我常常忽略掉最显而易见的因素,所以这种行为还算管用。

所以第一次见面许老师解决了问题,我说她只是教我撕了个逼;第不知道多少次她说她真的解决了问题,我知道她最多教会了我撕逼。也许她也知道治疗解决不了什么,也许心理辅导跟补牙一样剥得越浅证明问题越轻,至少现在这个世界观里我的行为还是能自洽的。

不过许老师和李大夫依然是我在济南最怕的唯二个人——李大夫是那位抢救了我快要命(三角区化脓,真-感染到快致命)的牙...

 

一则虎头蛇尾的日记

老师说,你已经能付出爱,能为他做改变,就说明你已经好了。我想,哦,那他还没好。

老爹说,你就是付出太多,舍不得止损了。我补充,不是感情多深,是付出心思太多了。

我妈说,你一个小姑娘,心思那么重干什么,喜欢就争取,不喜欢就散。我想,可我没那么喜欢他,也放不了手。


这一刻我在126那张被我强占的桌子前写现代物理实验论文。想了很久,写了那个我突发兴趣写了很长实验报告的实验,半导体泵浦固体激光器。听吐槽的同人歌,看关注的淘宝店上新,16年年初说过完元旦突然没那么想淘宝了,然后整整一年都在疯狂剁手,适合的不适合的出错的不出错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圣诞节答应他来找我而不是去世茂把那件黑色茧型羊剪...

  1

我只是想用个滤镜

 

秃奔菌太郎:

遇到邪瓶我的泪点就特别低

and你们都学会了配bgm

这是对双鱼座大哭包的我的技术碾压

我抗议

 
 

_暮萤:

今天我在收拾店铺的时候,翻出了我们之前的老照片。收拾店铺对我而言已经很陌生了,但我已经失去了我唯一的伙计——你大概见过的,那个炒的菜还能吃傻大个,这些琐事只好自己来办。零五年之后时间对我而言成为了一个庞大的怪物,但它又时不时会把一些蹩脚的礼物小心翼翼地推到你面前,就像这张照片。这是你失忆那阵儿,我们带你玩西湖时胖子给咱俩照的——说实话,我当时觉得带你参观什么地方完全没有必要,果然一趟玩下来你带得我和胖子都很扫兴,也忘了是谁提的...

  53

三国不杀

细致分析一下这段感情里让我犹豫的方方面面。注意所有的关键词都是我,所有的结论以我的利益最大化为目标提出,所有的论述都是我的单方面推测,就酱。

PART 1:爱不爱(原定写一篇长文,秋和式困境)

Q1:他爱不爱我  Q2:我爱不爱他

首先明确一点认识,经过了一年二年三年四年的技术,理论,实战与奇葩案例分析的全方位学习,我还是没有从猎物变成猎人。然后呢,“爱”定义为狭义的动心。

他爱不爱我呢?我的猜想是,有点爱,但他还没学会恋爱,然后我又把常规的示爱途径堵死了。

为什么堵死了,因为我他妈玩了技术处处低头从不出风头,又听了女权主义的话坚决不撒娇不买包。因为他若想从业余爱好人生经历...

 

秋和式困境(未完,随时编辑)

讲真,这是我谈了这么多年恋爱唯一不想挽留的一次分手。


不知不觉就成为了铁石心肠的船长,对谁都说软话,回消息字斟句酌,不是为了炫技而是为了不瓜田李下,使小性子后掐着点安慰,立规矩和献爱心都毫不犹豫。对心理老师说也许我需要的不是好运,而是真心。

驾校门口卖小米酥的店天天李志郑钧万晓利随机播放,今天找出《女儿情》单曲循环,分手第三天,把他从黑名单里提溜出来,讲真这是我谈了这么多年恋爱唯一不想挽留的一次分手,我已经老了,做不到千里送一血了。要是我们早四年五年六年七年遇到多好,可能娃已经能打酱油了,但我们都患不了PTSD了。

 

© 此事古难缠 | Powered by LOFTER